鋒利盛集團新聞中心

靈活的低成本模式將重塑中國制造業

發布者:佛爾盛|2015-8-5 9:49:53|瀏覽量:
      過早進入產能過剩時代使得我國制造業失去了發展試錯的機會,面臨著發達國家工業互聯網和工業4.0雙重戰略競爭壓力。

  德國“工業4.0”將是制造業轉型的全球性機遇,尤其在“互聯網+”和“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雙重推動之下!

  政府的關切、媒體的熱議和學者的研討加快了我國對德國推進“工業4.0”意圖的解讀。中國企業家們貪婪地汲取關于“工業4.0”各種解讀的同時,尋找企業突破方向以制定轉型升級線路圖成為他們的緊要任務。

  中國在過去短短30年里就實現了供不應求向供過于求的歷史性轉換,主要商品進入過剩經濟時代。隨著“互聯網+”浪潮的興起,產銷之間實現了有史以來的首次直接對話,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得到釋放,消費者參與設計、生產的行為成為常態。數據取代物資成為最有價值的生產資料,產銷銜接彌補了由于供應鏈不確定性所要求的緩沖庫存使得信息取代庫存成為可能,第二次工業革命以來的經典商業模式與運營模式受到了空前挑戰。

  德國“工業4.0”的核心是通過信息物理系統(CPS)實現智能工廠,依靠德國制造業在技術、工藝、質量等領域的極大優勢實現產銷無縫銜接的智能供應鏈,最后形成對制造業商業模式和運營模式的徹底轉型升級。這是德國各界對美國將基于互聯網的技術運用于工業應用,進而滲入制造業的擔憂和產業升級。全球制造業初步形成了美國式工業互聯網模式與德國智能產業模式為代表的兩極。

  我國雖然是世界上唯一擁有門類齊全工業體系的國家,但與西方200多年建成的工業體系相比存在四基(核心基礎零部件、先進基礎工藝、關鍵基礎材料和產業技術基礎,簡稱“四基”)能力薄弱、制造業創新發展提升難度較大等現狀。過早進入產能過剩時代使得我國制造業失去了發展試錯的機會,面臨著發達國家工業互聯網和工業4.0雙重戰略競爭壓力。

  如果說互聯網思維強調的流量經濟與客戶體驗感實現了產銷對接的信息交互,那么工業互聯網則是基于互聯網建立產品設計庫和數據庫進而進入工業全流程管理環節,工業4.0則是融合了產品智能化、設計虛擬化和生產自動化實現客戶定制需求的靈活低成本響應。

  智能化產品的虛擬化設計、工業大數據的便捷低成本使用使得工業經濟獲取了騰飛的翅膀,在傳統制造業管理中被彼得·德魯克先生視為管理最后黑大陸的“供應鏈管理”具有了徹底優化與管理的基礎。長期以來企業對于供應鏈的管理嫻熟于采購、生產、物流等實物成本,而對于失銷、客戶滿意度、交期的彈性、庫存等市場響應成本只能采取“盲人摸象”式的模糊管理,抑或通過各個環節設置大量庫存來彌補管理缺失。隨著消費者需求趨于雙重個性化:產品屬性的個性化與交付環節的多變性,產業經濟進入產能過剩階段后市場響應成本遠高于實物成本,制造業過去成功的法寶成為現在突圍的最大障礙。通過信息化與高超的管理技巧獲得短期成功的個案掩蓋不了巨大的存量浪費和消費者的失望。


       工業4.0”借助“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為制造業帶來了商業模式與運營模式的升級突破。物資只在需要的時間和地點為價值最大化的客戶需求而生產,客戶需求、產品設計、工藝流程、供應鏈流程全部實現智能化、虛擬化,一切生產活動與物資都具有了智能識別能力,傳統“生產是為了存量” 進而造成巨大社會財富浪費和企業成本堆積的模式不復存在。世間萬物實現互聯互通,智能有序地進行超速度排列組合,靈活低成本地實現消費者超級豪華配置或基礎功能型產品的需求?此茻o規則變化的消費者需求與固定而僵化的制造流程實現了無縫銜接,巨額存量成本得到了極大釋放。

  美德兩國根據各自優勢提出了新一輪制造業競爭的“工業4.0”和“工業互聯網”戰略,雖然出發點各異但是追求的結果只有一個:靈活低成本地滿足客戶多變需求。我國既不具備美國的工業基礎和覆蓋全球的互聯網優勢,也不具備德國制造工藝與智能制造的基礎,只有認清新一輪競爭的本質,就有機會實現轉型突破甚至取得產業領先。

  針對過剩經濟時代需求特點和中國制造業發展現狀,通過建立交叉補貼的平臺生態圈實現商業模式升級,通過靈活低成本響應這一未來智能供應鏈管理模式實現運營模式升級,是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路線圖。

国产精品亚洲综合色区